植物发声与11岁女孩的科幻作品

植物发声与11岁女孩的科幻作品

武夷山

2019年12月6日出版的英国科普杂志《新科学家》报道,以色列特拉维夫大学的Itzhak Khait及同事首次发现,西红柿和烟草在处于逆境时(比如缺水或茎秆被割)会发出超声波。原文报道见https://www.newscientist.com/article/2226093-recordings-reveal-that-plants-make-ultrasonic-squeals-when-stressed 。

这使我联想到2006年我摘译《自然》杂志发表的一个11岁小女孩的短篇科幻作品《爸爸的小失误》,作品中的父亲用自制仪器听到了青草被割时的“尖叫”。

科幻一次次走在科学发现的前面。

下面是我2006年节译的短篇科幻。

爸爸的小失误

(武夷山节译自2006216日英国《自然》杂志发表的11岁小女孩的一篇科幻小说)

太阳透过窗户照了进来,屋外已是晴朗的新一天。爸爸做了一整夜的实验。这一定是很特别的事,肯定的。我看见一个小小的仪器,像是爸爸曾经用来与章鱼作交流的那个玩意儿。

“爸爸,这是什么?”,我问。

“骨机”,爸爸回答说。有一条怪怪的导线夹在他的耳朵上。

“骨机?”我说,“听起来不舒服”。

“无所谓啦,我们随时可以给它另起一个名字。”

“好吧!不过,这是干什么的?”

“我刚做出来”,他说,“瞧见台子上的兰花了吗?还有窗外的树?这根导线直接向我的大脑发出一个信号,能让我丝毫不差地感受到植物的感觉,这还不神妙吗?”

我望望那些挂着新鲜果实的果树,又看看茂盛的青草。我想到了电影《绿野仙踪》,我想到了片中的小姑娘多萝西摘苹果时苹果树对她嚷嚷的镜头。

“不过爸爸,万一发生什么呢?要是你……,他打断了我的话。

“别担心”,他说,“不会出问题。只要你准备得周到,科学是出不了问题的。科学只会使生活更美好”。

我问道,“人们对泰坦尼克号和哥伦比亚号航天飞机不也说是不会出问题吗?”

“哎哟”,爸爸说,“我真该好好考虑你举的例子。不过我这项科研不一样。相信我好了,什么问题都不会有的”。

我看啊,爸爸变了。这年头,很多人都在变。有的变好,有的变坏。

过去,爸爸常对我说,科学家最该呆的地方就是未知领域。他曾教导我,“对一件事物不懂,总是一个良好的开端”。

现在呢,他的口气就好像他什么都懂了,这些日子,他好像不愿意说“我不懂”这几个字了。

我又想了一遍《绿野仙踪》中的愤怒的果树,我对爸爸的整个想法真的不感冒。

但是,爸爸还是将骨机戴上了,还是摁下了开关,一边说着,“这是个新事物,完全不一样的东西”。

正在那个时候,我哥哥卡伊勒进了园子,他想做件让爸爸高兴的事。他要帮爸爸干点活,给爸爸一个惊喜。他走向草地,推动了爸爸的小型机械剪草机。他推得很猛,相当猛。

爸爸从来不知道小小一片草叶也会尖叫。当然,在此之前谁也不知道。卡伊勒推了有20英尺的样子,听到爸爸的惨叫,就停了下来。

是的,正像爸爸说的那样,说来说去,这次可不一样,完全不一样。

现在,我们家草地上的草长得比我还要高了,左邻右舍都开始抱怨了。但是爸爸决不肯割草,一片叶子也不割。

爸爸至今不告诉我他听到的草的尖叫声是什么样子的。

我真想知道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